天主把自己交给我们了

我们有处理天主的能力

 

 

天主已经把他的能力,钉在十字架上了,

为使我们在他身上,只是看见他的爱情!

假如有人对我们说:“天主爱我们!”

我们也许会想:这人是在重复陈词旧调,在说古老空洞的话。

假如有人对我们说:

“天主把处理天主的能力,送给我们了!”

这听起来,好像是有一些费解,有一种另外的感觉。

 

但的确是,天主把处理天主的能力,送给我们了!

因为谁爱我们,谁就愿意听从我们的摆布。

天主爱我们,天主就愿意听从我们的摆布;

从而,我们就有了处理天主的能力:

我们能让天主高兴,我们能让他喜乐,

但是,我们也能让他伤心悲哀,也能让他受苦受难!

天主把自己的全能,

把他那无限的力量和权威,隐藏起来了,

就像慈父和慈母面对无理取闹的孩子。

天主这样做,只是因为他爱我们!

 

天主圣子降生成人,受苦受难的事实

在告诉我们,在向我们说明:

天主把处理他的能力,送给我们了!

我们怎样对待他都行!

天主在我们跟前变成了“软弱无能的!”

 

这真是罕见稀有的事!

至高无上的天主,愿意服从于我们,

听我们支配,任我们摆布,还许可我们伤害他!

自由的天主愿意让我们抓住他,

就像世上的每一位母亲或父亲,

让自己的孩子抓住自己一样。

 

这是奇迹中的奇迹!

本来不需要我们的天主

——没有我们也不烦闷的天主,

他非要我们不可!

没有我们,他不愿意做天主!

没有我们,他不愿意享福享乐!

没有我们,他不愿意度幸福的生活!

天主不是在做傻事吗?

就像我们的父母生养我们:

宁愿自己受苦受累,也不愿意自己独享福乐;

宁愿自己忍饥挨饿,也不愿意自己独享富裕的物质生活。

这是父母对儿女爱的愚傻!

同样,这也是天主对世人的爱的愚傻!

 

因为天主喜欢爱,因为天主就是爱;

所以天主为我们想出来了一个爱的历史,

一个只有起头而没有终了的爱的历史!

这个爱的历史,从过去到现在,直到永远,永无休止!

天主要使这个历史进入他的永恒,

天主要使这个历史变得完美无缺!

 

天主要的是一个爱的历史,

是从这个世界的开始,一直存在到永远的爱的历史。

然而我们人却把这个爱的历史

弄成了一个充满血和泪的痛苦的历史。

我们没有理解天主所愿意的!

我们没有明白天主所期望的!

 

当我们喜欢一个人、爱一个人的时候,

然而那个人却不理解我们,我们可要做什么呢?

我们没有别的办法,我们只好用更大的爱

让他理解我们,让他知道我们真地爱他,

让他明白我们真是要让他得到好处,得到幸福。

因为人的情意,只能用爱来唤醒,

人的心,只能用爱来温暖,

而绝对不是用暴力能够博得的!

 

当天主爱人,然而人却不理解天主,

甚至把天主的好意,扭转到反面去的时候,

天主没有别的办法,

他只好用更大的爱来答复我们:

让我们理解、让我们看清:他是真爱我们;

让我们知道:他真愿意让我们得到永生永福!

 

天主把他的唯一圣子打发到世界上来,

为的是告诉我们:天主爱我们,极乎爱到了疯狂的地步。

降生成人的天主圣子耶稣基督,使天主的爱,

变成了可以看得见、听得到、摸得着的爱!

他容许人,把他放在马槽里,

也容许人,把他抱到怀抱里。

他容许人,把他驱赶到异方异土,

也容许人,把他接到家里去。

他容许人,惊讶他、赞扬他,

他也容许人,渺视他、侮辱他。

他更允许人,出卖他,把他活活钉死。

 

当时就有人说:“他疯了!” (谷3:21)

宫庭里的神学家和高级的神职人员

想法破坏人们对耶稣的信心,

尽量诋毁耶稣的道理:

“他说了亵渎天主的话!” (玛26:65)

因为天主根本不会像耶稣说的那样:

对所有的人都是仁慈的。

天主根本不能,(也不许!)爱所有的人。

 

但是耶稣始终是忠于他的言行,服从他的父。

为了这个原故,他不怕人们

诋毁他是“亵渎天主者”。

他容许人,攻击他、挑他的毛病。

他容许人,逮捕他、捆绑他。

他容许人,侮辱他、戏弄他。

他容许人,打他、钉死他!

 

耶稣甘心走苦路,情愿死在十字架上,

为使我们通过他这个爱的最后奉献,

能够清楚、明白地懂得:

你们如果不信我的话,你们至少要信我的死!

我的死是给你们证明:

天主把处理他的能力送给了你们!

天主把自己交给了你们!

为此,我甘心情愿被钉在十字架上。

我的父,真是爱你们!

他爱你们中的每一位!

他爱你们所有的人!

 

是的!天主的爱,在十字架上

向我们大声高呼:我爱你们!

你们无论怎样处理我,我都爱你们!      

 

用爱歌唱: 主啊,让我投进你的爱河